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笑 笑 的 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古葬花吟(配乐朗诵)  

2008-05-10 18:33:40|  分类: 红楼情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
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。
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愁煞葬花人。
独倚花锄偷洒泪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
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!!

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
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
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。
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

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!!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


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;
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
三月香巢初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
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见人去梁空巢已倾。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

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飘泊知早觅。
花开易见落难觅,阶前愁煞葬花人;
独把花锄偷洒泪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。
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
怪侬底事倍伤神?半为惜春半恼春:
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昨霄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
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:

愿侬此日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
无尽头!何处有香丘?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;
质本洁来还洁去,不教污淖陷渠沟。

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?
你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 

月影独醉共谁舞,葬花当歌不须扶。弹剑携琴道黛玉,更向花间轻风处。孤灯月下何所依 , 黛玉不眠心寂寂。凭栏斜倚风过衫,晓风轻吹烛泪滴。红楼晓月冷, 千古葬花吟。

春风习习,春雨绵绵。寥寥香冢,稀稀疏疏。后花园中,花落一地红,伤感的黛玉,看罢不忍,水肩挑锄,锄把悬囊,玉手持帚,轻扫落花,装进囊中!触景生情,叹红尘“花谢花 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;梦难圆,“明岁闺中知是谁?梁间燕子太无情!” 婉约的女儿痴,伤感的女儿心,带血的女儿泪,谁能怜?心上人呀,你在哪娱欢?孤独走出庭院,“手把花锄出绣帘,忍踏落花来复去。”一个“忍”字,道出无奈的苦。虽不舍,也明白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,深深懂得“葬花更养颜”……

 心离神驰的黛玉,脉脉抚慰,散瓣的花魂,却又将迷心之痛,转嫁到自己的身上,“独把花锄偷洒泪”,无论自己怎样与命运抗争,也逃脱不了“红颜薄命”之锁。眼前浮现的却是,花落水流红,闲情千万种!怎么也寻不到,黛玉的一丝浅笑。

风乍起,窗外梧桐细雨,新诗题帕,旧泪沾襟。恨逝水东去,怜花魂无言,倾花瘁芳心。翩翩才情如絮,凭栏望月,月如钩,清冷的月宫,嫦娥孤影,一怀愁绪,赋词作诗,弄红斟绿。荷锄昏昏,愁思固结;细雨淅沥,情意绵绵……泪眼望,“三寸玉烛销,千古葬花吟”!

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。”秋雨如愁,秋风如刀,秋霜如剑,触目惊心,得到的却是,“人去梁空巢也倾”!对爱的守望,对爱的企盼,怅然满怀,只落得,“洒上空枝见血痕”.

孤傲的黛玉,寄人篱下的处境,使她感到一丝辛酸。“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”惨淡、忧伤、无奈……“愿侬肋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”飘逸、洒脱、渴望……敞开胸襟,临风洒真,不求“锦囊收艳骨”,只求“净土掩风流”,此处有香丘。

“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”洁身而来,净肤归没。镜中花、水中月,岂堪荣辱!“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。”这点点落红,顺水流逝,随风远去……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 静卧黄昏后,梢头唤魂卷;夜半思悄然,痴心泪湿衫;庭外悲歌奏,花魂梦斑斓。诉衷情,葬花吟!花没风峦,嗽血偷潸。笑问天下客,谁是葬花人?



《葬花吟》,是红楼诗中最是淋漓尽致的吟诵。既是林黛玉感叹身世,哀怜境遇的悲歌,也是曹雪芹借以抒发抑塞不平之气的经典之作。

黛玉,哀愁多过欢颜,泪水浸润了柔弱的多情才女,却生就一副铮铮傲骨。她以女儿的婉约纤柔, 尽展清丽脱俗的神韵动人。那般的才思情愫,那样的悲苦低吟,那些哀断愁肠,纵然是铁石心肠,无不同掬一把伤心泪。
洋洋洋洒洒五十二句的葬花辞,是《红楼梦》诗词之中最绝妙、最被称道的篇章之一。这如泣如诉,泪和血凝,的“黛玉咏叹调”。为落花缝锦囊,为落花做香冢,为落花悲哭而诗的 “荒唐”,却因环境与性格融合,而更使人伤怀感叹。

《葬花吟》纵是哀伤凄恻,然其表现的愤懑不甘,却有倾情泼洒的酣畅。这正是它的傲人之处与价值所在。唐寅曾经 “盛以锦囊,葬于药栏东畔”,曹雪芹祖父曹寅也留下了“百年孤冢葬桃花”的佳句。而曹雪芹笔下儿一无二的黛玉葬花,竟终成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绝美诗篇。

“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”,是对世态炎凉、人情冷暖的愤恨;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,却是对现实的冷酷无情的声声控诉;“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””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”,更是对幻想的幸福不可得的孤傲不屈。

“伤心一首葬花词,似谶成真不自知。”前人如是评说。纵然,《葬花辞》是黛玉命运的谶语,却同是大观园群芳共同的诗谶。尽管她们未来的际遇各不相同,却都是 “薄命司”上被注册的人物,难逃陷于“污淖”与“沟渠”的厄运。曹雪芹通过《葬花辞》黛玉悲哭,也为群芳悲叹。

黛玉在百花凋落的暮春,拟成这首葬花词,借花倾吐满怀的愁绪与悲愤。由春的消逝天想到青春易逝;由落花,想到生命的夭亡;借斥榆柳、飞燕,哭人情的冷漠残酷;喻风刀、霜剑,哀怜自己的际遇爱情。流年似水,前程茫茫,春去春来,落红萧索,泪水流尽,再以血泣。这悲凉的挽歌,终究为悼花自悼,抑或葬花葬人?已是难能分辨。


夜半时分,因无眠而涂鸦,终归伤感了一些。却因而掬泪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